当前位置:首页 > 问答

通用电气道琼斯

我来帮TA回答

什么叫道琼斯工业指数?

你在baidu直接打道琼斯指数可以直接查到
道琼斯指数是一种算术平均股价指数
其计算公式为:
股票价格平均数=入选股票的价格之和/入选股票的数量
通俗来讲,就是找几个能代表工业领域的一些公司为编股对象,然后进行算术平均,得出的数就是道琼斯指数。
其实在深层次认识,对我们也没什么意义,我是这样记这个指数的,如果要专业了解我给你提供网站。
http://baike.baidu.com/view/36414.html?wtp=tt

道琼斯的由来和历史

1896年5月26日: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指数的实际诞生日。以其创立者、道·琼斯报业集团的查尔斯·道和爱德华·琼斯的姓氏命名的这种指数跟踪12种股票的走势,其中只有一种现在仍是该指数的成分股,这就是通用电气公司的股票。
道琼斯指数是美国道琼斯公司计算和发布的美国历史最悠久的股票价格指数,取名於该公司的两位创始人查尔斯·道和爱德华·琼斯。该指数编制於1884年,是根据30种主要工业股票计算的,入选指数的公司是按股票发行量极其市场交易活动挑选出来的全国最大,最有代表性的工商业公司。如国№商业机器公司、通用汽车公司、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美国钢铁公司。
平时所说的道琼斯指数就是指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这是一种代表性强,应用范围广,作用突出的股价指数。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於1896年5月26日问世,百年来大事如下:
1906年1月12日,首次升上100点,以100.25点报收。
1929年10月28日,狂泻38.33点,日跌幅达13%。
1956年3月12日,首次越过500点,以500.24点收盘。
1972年11月14日,首次突破1000点,以1003.16点报收。
1974年12月6日,跌至577.60点,为近12年以来的最低点和30年代熊市以来的最差业绩。
1987年1月8日,首次突破2000点,以2002.25点结束交易。
1987年10月19日,暴跌508点,日跌幅达到创纪录的22.6%,以1738.74点报收,该日被人们称为“黑色星期一”。
1991年4月7日,首次升上3000点,收於3004.46点。
1995年2月23日,首次突破4000点,收於4003.33点。
1995年11月21日,首次突破5000点,收於5023.55点。
1996年10月14日,首次突破6000点,收於6010.00点。
1997年2月23日,首次升上7000点,收於7022.44点.在89个交易日 即上升1000点,创该指数千点跃升最快纪录。
1997年7月16日,首次升上8000点,收於8038.89点。
1997年10月27日,狂泻554.26点,日跌幅达7.2%,以7161.15点收盘,日跌点数创历史之最;并且,首次启用股市停盘的规定,由於跌幅过大,当天两度停盘并提前收市。
1997年10月28日,猛升337.17点,创日升点数最高纪录。
1998年4月6日,首次突破9000点大关,以9033.23点报收。
1998年8月31日,剧跌512.61点,突破8000点。
1999年3月16日,盘中曾首次突破10000点大关,但闯关后以9930.47点收盘。
1999年3月29日,首次以5位数收盘,报收於10006.78点。

道琼斯指什么?

是美国的证券交易所~~国的沪市、深市一个意思~

道琼斯是什么

道琼斯公司是世界一流的商业财经信息提供商,同时也是重要的新闻媒体出版集团,总部在美国纽约,旗下拥有报纸、杂志、通讯社、电台、电视台和互联网服务,在全球拥有近1700名新闻从业人员。道琼斯编发的股票价格指数更是家喻户晓。

道指踢出通用电气原因是什么?

2018年6月19日,道琼斯指数董事经理David Blitzer在声明中表示,美国经济已经发生巨变,消费、金融、医疗和科技公司占据经济主导,而曾经重要的工业公司地位相对下滑,“今天的道指变更,将更能代表经济现状和股票市场。”

消息公布后,德国安联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在社交媒体上感慨称,“这是一个令人清醒的案例:对美国企业来说,即使曾经占据支配地位的企业,命运也可能改变。 (个人或政府也是如此)。 问问你自己,十年前,谁会想到可能发生? 那些曾经无法想象的事情,已经成为现实。”

从电灯到发动机,通用电气在百年间曾是创新代名词通用电气曾是道琼斯工业指数的明星企业。在传奇CEO韦尔奇任职的20年中,公司收入增长4倍,达到1300亿美元,市值更是扩大近28倍,成为历史上首个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的公司。

但在韦尔奇接任者——伊梅尔特掌舵的16年中,后起之秀苹果市值已经超过8000亿美元时,GE的市值仍徘徊在2000亿美元附近。伊梅尔特任期内的通用电气股价从高点跌去三成,整体回报率,还不如同期的美股大盘。

拿经历美国大牛市的韦尔奇做参照物,对伊梅尔特并不公平。作为CEO,伊梅尔特在他的时代,也曾展示灵敏的商业嗅觉。在美国推动制造业回流并在金融危机后收紧监管的趋势中,伊梅尔特制定了任内最关键的战略转向:剥离金融资产、聚焦工业、拥抱数字化变革。但他没能料到,国际油价会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断崖式下跌,在油价高点时扩大的石油和天然气业务,成为总营收下滑的拖累。特朗普上台之后对金融市场开启监管放松,也让此前剥离金融资产的决策,遭遇质疑。伊梅尔特曾希望以对“工业互联网”的“高瞻远瞩”定义自己,也为通用电气的未来划下航线,但资本市场已经没有耐心,在去年10月2日突然宣布伊梅尔特辞去董事长职务,即刻生效。

“但通用电气的问题,并不是换个CEO就能够解决的。”在去年通用电气更换CEO之后,摩根大通分析师Tusa曾如此评价,“简单来说,在错误的时间投资新兴市场,对‘资源丰富’国家增长的过度乐观,以及企业对市场份额的盲目追求,导致企业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特别在电力、油气和交通领域。”Tusa表示,“换帅或许是一个积极的开始,但我们认为,面对当下困境,通用电气并不具有快速的解决方案。”

2017年的纽约投资人会议上,新掌门费兰纳里曾携高管团队宣布新战略路线在8月成为新的CEO之后,梅伊尔特的继承者费兰纳里着手削减成本。他不仅取消公务专机传统、高管用车福利、也叫停了正在波士顿进行的GE新总部部分建设计划,关停包括中国上海在内的全球研发中心,并在通用电气已经放弃了庞大的房地产投资组合、家电业务,NBC和环球影城、水业务之后,在今年5月剥离运输部门和美国西屋制动合并。

通用集团的危与机,裁撤市场后的重组为世界车坛布下一盘大旗

通用计划在2020年年底前将雪佛兰品牌撤出泰国,最终实现退出除美洲和中国以外的所有市场。通用汽车首席执行长Mary Barra表示,公司往后将专注于能够带来强劲回报的市场,同时在过渡期间,通用汽车将会支持那些(上述将退出的地区市场)员工和客户。

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是“百年福特”,都知道美国拥有这么一家百年历史的汽车始祖品牌。但对通用这一个同样著名、同样拥有百年历史的美国汽车品牌却仅仅止步于知晓名称。对于它的企业背景和历史相信很少国人了解过。正如通用的品牌名所含有的意义,它的发展史就是一条合并重组史,不同于其他汽车帝国企业母公司就足够出名、担当销量大任,通用诞生起就如同一个不断扩充的联盟,旗下拥有诸多汽车品牌。别克、雪佛兰、庞蒂亚克以及刚被出售的沃克斯豪尔……各个都拥有响亮的身世。

最近,通用刚刚宣布企业要改变全球布局的计划,消息一出便成为业界和公众的焦点。正如通用的报告所言,要改善通用车企的利润率,不再强调全球布局,更加注重已有的地区市场,也就是中国和美洲两大主要市场。

关于中国市场对通用的重要性这一点,想必很多人都了解过全球汽车品牌的市场分布情况。比如中国市场依赖率的排行榜,通用系和大众系一样名列前茅,中国市场销售额占了通用半壁江山,同时通用在美国市场仍然稳稳居于第一之位。值得注意的是,通用中国战略是通过上汽通用来实现的,宝骏和五菱都算是通用全球产品线。

与其再花费精力和财力发掘不讨喜的新旧市场,早点放弃亏损的地区,深耕成熟市场让报表更好看,或许更为重要。而且也不只是全球布局上,利润率的提高涉及车企的方方面面。在这一方面,丰田可谓是最有资格的老师,无论东西南北方都通吃。

其实通用这次放出这条爆炸消息,通过回顾以往的诸多操作就基本能预料到,在几年前,通用就陆陆续续有重组的步骤。欧宝辗转多次,从被通用收购到又被通用卖给了PSA集团,俄罗斯市场以及欧洲市场被通用放弃已经是板上钉钉,印度尼西亚的通用工厂也被关闭,泰国的工厂被卖给了我国的长城汽车集团,韩国工厂也即将关闭,澳大利亚的Holden品牌经过几次周折,从套壳到经销商工具品牌,再到最后终于要关闭了。

说到通用在中国的市场销售额占比如此之大,它的品牌布局也值得聊一聊,通用在中国的主力品牌是什么?读者们应该能脱口而出——别克,与之对应的,通用在美国也有一个主攻品牌,那就是雪佛兰。别克在国内混的风风火火,日子很滋润,但是在美国却销量稀少,并且产品线几乎是中国进口。可以说别克基本上成为了一个“中国品牌”,为中国出口贸易助力。反观雪佛兰在我国的地位,品牌销售业绩暂且不谈,国人对这个品牌的独特印象、对企业文化的了解也很少。品牌认可度对于购买者非常重要,在这方面,别克成功的营造了美系高端感,究其原因与通用早期入驻中国的战略有关。

回到通用此次宣告的未来计划,关键词就是“收缩”、“增利”。企业最简单暴力的做法便是关厂、裁员。就连北美大本营也是如此,裁退14000名通用员工,关闭了五北美通用工厂和停产通用旗下六款车型,种种措施都谈不上欣欣向荣,反而给人萧条的感觉。并且通用汽车最近的股价也直观地反映了资本的态度,但为通用挤出来将近60亿美元的现金用于通用的未来计划。

同时通用汽车此番的计划报告,还透露了今后的重点,那就是电动、自动化。不只是通用汽车,所有的传统燃油车都将面临电动化这道转型关口,从一票民用车企到高端跑车品牌推出电动或者混动跑车,都昭示着电动汽车才是大势所趋。

在电动化上,通用目前有别克VELITE以及雪佛兰Bolt两大主力,依然是通用战略,前者主攻中国市场,后者主攻北美,并且Bolt在美国本土新能源车领域的影响力不用多说。总体而言,通用在美洲市场上的电动化已经初具实力。

而在自动化也就是自动驾驶这方面上,通用通过在2016年豪掷数亿美元收购了自动驾驶团队Cruise Automation,为通用汽车补习了自动驾驶这一课,增强了通用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实力,后来通用的自动驾驶部门又收到了来自微软、软银旗下等诸多风投公司的投资,成为自动驾驶强企,向高科技企业的发展目标又进了一步。

【结语】

正如上面所说,“电气化”和“自动化”是通用新阶段的宏大目标,而实现这些就需要巨额资金铺路,通用此番以及之前的行动都是为了筹措资金而采取的现实措施,尽管通用可能会面临阵痛,但就长远来看无疑对通用的高质量发展更有利,让通用不再只是传统车企。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